Web
Analytics

有關垃圾的香港新聞

2020/01/08   香港01: 【回收.下】廢物棄置率創新高 依賴出口累事?
環保署提供的數字顯示,2018年紙包飲品盒日均棄置量高達67公噸,一年下來便有約24,500公噸,數量足以鋪滿近3,700個香港大球場。 紙包飲品盒過去沒有正式的回收路徑,故棄置量高也是情理之內,然而,環保署去年11月公布的2018年《香港固體廢物監察報告》 (下稱《報告》)卻揭示出一個可悲真相:即使是傳統的「紙、膠」回收,2018年的棄置量亦創過去四年新高。我們的回收業,是在走回頭路了嗎? 上一篇,我們說到香港首間紙包飲品盒回收廠的故事:【回收.上】辦再造廁紙認購 紙包盒廠的求生路 (香港01製圖) (香港01製圖) 《報告》指出,即使撇除颱風「山竹」的因素,2018年每人日均垃圾棄置量仍高達1.5公斤,當中塑膠及廢紙回收率下跌。隨着愈來愈多地區宣布停收廢紙,或者是提高廢物進口的質量標準,香港的垃圾何去何從,一直是環保界討論得熱哄哄的話題。 2018年,超強颱風山竹來襲香港,被摧毀了的樹木都成為了垃圾。(資料圖片/陳順禎攝) 2018年,超強颱風山竹來襲香港,被摧毀了的樹木都成為了垃圾。(資料圖片/陳順禎攝) 那不止是不合格,而是肉酸! 葉文琪 說起這個結果,「Mil Mil喵坊」聯合創辦人及執行董事葉文琪歎了口氣,然後說:「那不止是不合格,而是肉酸!」在這個行業混了逾十分一個世紀,眼看香港的回收率升過跌過,他這樣說:「報告寫了有新的設施落成,廚餘(回收)多了,傳統紙膠金(回收)是跌了,能否一刀切說成(回收率下降)是經濟原因呢?它確實是有影響,但問題是我們沒有政策。」 根據《報告》,2018年度落成的廢料處理設施是位於大嶼山小蠔灣、專門處理廚餘的有機資源回收中心第一期(O.PARK1),以及位於屯門環保園的廢電器電子產品處理及回收設施WEEE.PARK。 「WEEE.PARK」廠房內設有4條處理線,再造原料會賣給本地企業循環再造。(資料圖片/勞敏儀攝) 「WEEE.PARK」廠房內設有4條處理線,再造原料會賣給本地企業循環再造。(資料圖片/勞敏儀攝) 訪問回收塑膠、廢紙或廚餘的業者時,他們總會不約而同地表示,回收業不只是一個商業行為,而是公共服務(public service),葉文琪也有同樣的看法,「commodity(商品)價錢高的時候,你可以任由它自己發展。但當社會經濟有起有落,而全球都在講減廢時,你沒有政策便是很大件事。」他提到垃圾徵費,「當收垃圾費要1,000元時,有人說800元就可以幫你回收,大家當然會傾向後者,這樣回收業便有空間去做。現時在香港,(回收業)是自生自滅,要自己想(廢料)收回來之後如何賣走。」 阿婆執紙皮執一個早上,做四個小時,比較厲害的最多可賺到50元。以最低工資計,是蝕給你,難道你不是在剝削她們嗎? 葉文琪 葉文琪說起前線的拾荒者,「丟棄垃圾不用付錢,人們會覺得給你廢紙便等於給了你錢。我覺得這種(想法)是很不公平的,阿婆執紙皮執一個早上,做四個小時,比較厲害的最多可賺到50元。以最低工資計,是蝕給你,難道你不是在剝削她們嗎?我常覺得,超市其實要付錢給她們,(清垃圾)都是成本來的啊!」 他說這番話時沒有一絲停頓,是因為看到大家對「回收」有荒謬的想法—既然覺得回收品有價有市,為何對垃圾徵費那麼抗拒? 前線拾荒者是回收最重要的一環,可惜他們的收入隨回收價浮動,一小時下來的工資連10元也不到。(吳鍾坤攝) 前線拾荒者是回收最重要的一環,可惜他們的收入隨回收價浮動,一小時下來的工資連10元也不到。(吳鍾坤攝) 存亡繫於外銷 在可預見的將來,各國對廢料進口的標準只會愈來愈高—內地計劃在明年開始停止進口廢紙;馬來西亞、印尼、菲律賓先後退回滿載不合格廢料的貨櫃。香港的回收業一直依賴外地接收廢料,但當一個國家對「洋垃圾」說「不」,其他國家亦相繼跟隨時,香港的垃圾還可安放在哪裏呢? 「Mil Mill喵坊」正式運作了兩個多月,現在忙着派廁紙,也忙着宣傳。雖然做到沒停手,葉文琪卻說現在正是最危急的時期。2017年9月香港出現「廢紙圍城」時,各間回收商也同樣如此形容當時的處境,問葉文琪是那時還是現在危急些,他答道:「我當年根本就沒擔心,因為影響的是賣去大陸的紙皮,我(的貨)去東南亞是很穩定,但現在是連我們的本業—辦公室廢紙也沒有訂單。雖然我們投了這間廠,但長遠來說(對前景)也是……幾悲觀。」 2017年7月,中國國務院頒布《禁止洋垃圾入境推進固體廢物進口管理制度改革實施方案》,拒收高污染固體廢物,如廢塑料、未經分類廢紙等24類固體廢物(俗稱「廿四味」),同年9月中,香港廢紙出口商開始停收廢紙。不過四天,香港街頭處處都是紙皮箱,一度造成「廢紙圍城」。 葉文琪說,回收業現在的處境比兩年前的廢紙圍城更為嚴重。(羅君豪攝) 葉文琪說,回收業現在的處境比兩年前的廢紙圍城更為嚴重。(羅君豪攝) 事件令人忽然醒覺過去回收業界過度依賴出口,當進口地拒收廢料時,本地回收業界完全沒有對應方法。最後,是廣東省主要紙廠再次批出廢紙進口配額,本地前線回收店舖才重新恢復回收紙皮業務。不過,新的配額量較以往跌了不少。據葉文琪了解,香港過去每個月最高可向內地出口八萬噸廢紙,現在跌至不足五萬噸。 「傳統來說,11、2月是紙業旺季,但今年情況蕭條。因為國內的紙廠臨尾就用他們手上的quota(配額)進口『港廢』,全因香港位置較近,如果進『美(國)廢』或其他國家的,來到中國都過了年。但今年已沒剩多少配額,能夠進口的量也不多。」葉文琪說。 內地停收廢料為何會影響到向來與東南亞國家廠家做生意的葉文琪?他解釋,內地自2018年開始收窄進口標準,停收的廢料霎時間轉運至周遭的東南亞地區。供應大於需求,商品價格便會下跌,他說單計紙皮,回收價便下跌了三成多。當東南亞國家亦開始負荷不了龐大的廢料進口量時,自然會仿效內地收緊進口標準。 很多國家如越南、印尼、泰國(收緊),印尼之前退了很多洋垃圾,當中有幾櫃聽說來自香港,裏面很多都是廢紙以及混合了膠的雜紙。 葉文琪 葉文琪在回收業打滾了十多年,對於廢物棄置量不跌反升既是心痛,又是無奈。(廖雁雄攝) 葉文琪在回收業打滾了十多年,對於廢物棄置量不跌反升既是心痛,又是無奈。(廖雁雄攝) 葉文琪回收廢紙向來跟隨國際標準,例如是廢紙可有2%雜質,但內地大幅提高了進口標準,到只容許廢紙有0.5%雜質。他坦言這個標準執行難度高,需要額外的成本,「當其他國家也有樣學樣,我們是很頭痛的,因為分揀成本要大大提高。現在分揀是靠人手去分不同種類的紙或者分走裏面的含膠雜質。當然也可以用機,但(用機)有時候好多是揀不清的,造成我們所說的雜紙。」 「正面看是現在紙廠對廢紙質量要求高了,那麼劣質的廢紙便會沒人要吧。但對前線回收店來說,工作多了,回收量多了,卻賺得少了,要不就做少一點,要不就『摺埋』不做。」葉文琪透露,有不少小型回收店於這段時間相繼倒閉。 (資料圖片/歐嘉樂攝) (資料圖片/歐嘉樂攝) 如今一單難求 全球經濟走下坡,也令回收紙價下跌。一環扣一環,紙廠因利潤下跌而減少生產及減低庫存量,廢紙需求自然下滑。此外,美國廢紙的原木漿纖維比較高,質量較好,「我回收廢紙也想要他們的纖維,纖維愈長愈好,沒有受損。」故世界各地的紙廠均傾向收「美廢」,而不是「港廢」。 以前,即使經濟環境差一點,你手上有貨(廢紙),只是影響價錢,但現在不是,而是無單在手。 葉文琪 外圍經濟因素加上各國日趨收緊的進口標準,令還未站穩住腳的「Mil Mill喵坊」雪上加霜。「以前,即使經濟環境差一點,你手上有貨(廢紙),只是影響價錢,但現在不是,而是無單在手。我問幫紙廠買貨的人,他們跟我說紙廠有限額,所以不太敢下單買貨。以前也曾試過情況差一點的,但他們也只會觀望半個月至一個月,看價錢走勢後會恢復落單。現在是一單難求,對我們的打擊很大。」 「由一開始,我們便預計三年之內不會賺錢,想着靠既有業務支持營運,有這間廠(Mil Mill喵坊)是可以接到更多生意,但現在原有業務卻出現虧損,因為紙賣得不好。」本來低下頭的他,忽爾抬起頭,笑着說:「當時(開廠的)計算沒有對或錯,做生意是靠自己計數的。」